我的支教日记——王帅

2020年9月1日,我坐上了去往青海玉树的飞机,离开了繁忙热闹的国际大都市北京,去往高原上的小县城——称多,开始了为期七个月的支教生活。

上大学时就很向往支教,希望可以把自己学习到的先进的教学理念和丰富的学科知识以及个人的成长经历带给山里的孩子们,同时学着去了解当地的文化,试着学习当地的语言,鼓励他们走出大山,看一看外面缤纷多彩的世界。

但是在上课过程中,我发现想实现自己的目标和价值并不容易。

我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是文化差异。藏族家庭大多都信仰藏传佛教,也正因如此,藏区的孩子们保留了一份天真和淳朴:他们不杀生,认为世间生灵万物平等;他们相信“因果”,认为只要我努力地学习,就一定可以出人头地,因此,在学习过程中忽略了能力的提高和方法的落实。

为了能够更好地融入他们,我开始查阅资料,了解一些有关藏传佛教的知识。机缘巧合,石景山区援派称多县的挂职副县长组织了一次党建活动,带领北京各区县挂职干部以及石景山区选派的支教、支医人员一起到拉布乡活动,期间参观了当地最大的寺院——拉布寺。在那里,我聆听了拉布乡书记对于藏传佛教的一次全面的介绍。

藏传佛教与其说是一种信仰,不如说是一种文化。寺院中学识最为渊博的僧人称为“堪布”,还有一些非常厉害的僧人被人称为“大师”。他们历经几十年学习藏文书法、藏医等知识,学成后云游到高原各处,把所学的知识、技能传授给当地藏民,教化他们。

有了对藏传佛教的了解,我与孩子们交流是就多了一些共同语言,从而拉近了我和他们的距离,建立了彼此之间的信任。他们课后经常会围着我,介绍他们的文化、节日,教我藏语,问我一些有趣的化学实验,问我相对论,探讨有没有外星人。而我在和他们交流的过程中,也会更加注意,尊重他们的信仰和习惯。

师生距离拉近了,下面的任务就是传道授业解惑了。在北京,我很重视方法的落实和能力的培养,但我发现,这里的孩子只喜欢“死记硬背”。

十月,早上七点,高原的天刚蒙蒙亮,空气中弥漫着初冬的寒冷。孩子们站在广场上,每个人都拿着一本书,有的是藏文,有的是政治、历史,甚至还有数学,嘴里念念有词,大概背的是:“绝对值,就是一个数旁边有两个小杠杠……”

在我的化学课上,孩子们也喜欢背方程式和物质的性质。为了转变他们的学习观念,帮助他们学会学习,在讲课过程中,我会重点讲解记忆方程式的一些技巧:比如元素守恒的角度记忆、类比法记忆或者利用反应基本类型进行记忆。同时,我也根据青海省的中考特点,把上课的重点内容从实验教学转移到基础知识教学上来。由于当地实验室中化学药品不齐,我也会在网上大量寻找实验视频供课堂使用,增强学生的学习兴趣。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他们逐渐明白:只重视记忆知识,是学习重点的偏移,而在积累知识的基础上学习方法,提高能力,才是真正学会的关键。

为了开拓他们的视野,将所学到的知识灵活应用。课堂上,我会在我的ppt中放入很多与课堂知识相关的照片。青海省资源丰富,柴达木盆地的露天煤矿;青藏高原的太阳能发电、风力发电、地热能发电;察尔汗盐湖、茶卡盐湖的美景。走出青海,我会和他们介绍故宫里最大的丹陛石主要成分是碳酸钙,和他们讨论天安门的金水桥、华表、旗杆围栏,人民大会堂的柱子的主要化学成分。

我还会对他们进行理想信念教育,和他们分享自己参加祖国母亲70年庆典群众游行的所见所闻;和他们交流新冠疫情下,党和政府采取的高效、有力的措施;和他们交流北斗卫星、嫦娥工程、天宫计划。激励他们要成为一个对于地区发展有贡献的人,更要成为祖国的栋梁之才。

化学课的时间总是很短暂,但是在这很短的时间里,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走出去”,我希望每个孩子都能走出大山,看到山外面的多彩世界,领略不同民族的多元文化,回来成为家乡的建设者和栋梁。如果可以,我还希望他们能换个角度,用化学的眼光观察物质世界。同时,我也希望他们能把藏族的文化、知识传播到内地去。

民中的同事们也非常热情,他们大概分为三类:当地的藏族老师、来学校工作的汉族老师以及海东市互助土族自治州支教的老师们。由于家乡不同、民族不同、方言不同,民中的教师队伍成为了一个多元文化交融的大家庭,这个大家庭团结、互助,最重要的是每一个老师都以孩子为中心,脚踏实地工作和学习。在晨曦中带着学生早读,在周末的闲暇里为学生答疑,在大课间和学生踢球,学生把民中当成家,老师们拿学生当家里的孩子。和他们一起工作,让我感受到他们敬业精神,奉献精神,感受到他们对教育事业的责任与担当。

改变高原上孩子们的命运,提高这些地区的教育教学水平,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国家的大力扶持之下,优秀的人才、专业的教师队伍源源不断地被输送到这里。作为其中的一员,尽自己的绵薄之力,用七个月的时间去影响和教育两个班的孩子,是我肩上的重任,也是我教师生涯最难忘的经历。相信在党和政府的帮扶下,在支教老师们的共同拼搏之下,在孩子们的勤奋努力之下,高原上的教育一定会取得更大的进步,更多有理想、有抱负的孩子们将获得实现梦想的机会,高原也将为国家和社会输送更多合格建设者和栋梁之才。

                                  2021年1月